小杜克

这个小故事最先发表在《新的童话》里。安徒生的母亲是一个穷苦的洗衣妇。这个小故事的某些情节来自有关她的记忆。作者在有关他的《童话全集》的手记中写道:“这篇故事中有些情节牵涉到我儿时的记忆。”当然这里自然......

推荐指数:

[小杜克:第二章]

体裁:安徒生童话 浏览次数:568我来说说(0条)

不过现在小杜克已经不是躺在床上,他忽然骑上了一匹马。跑!跑!跳!跳!马儿在驰骋着。一位穿得很漂亮的骑士,戴着发亮的头盔和修长的羽毛,把他抱在马鞍前面坐着。他们穿过森林,来到古老的城市伏尔丁堡⑤——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大城市。国王的宫殿上耸立着许多高塔;塔上的窗子里射出亮光,那里面有歌声和跳舞。国王瓦尔得马尔和许多漂亮的宫女们在一直跳着舞。这时天已经亮了。当太阳出来的时候,整个城市和国王的宫殿就沉下去了,那些高塔也一个接着一个地不见了。最后只有一座塔立在原来宫殿所在地的山上。这个城市显得渺小和寒碜。小学生把书本夹在臂下走来了,说:“两千个居民。”不过这不是真的,因为事实上并没有这么多人。

小杜克躺在床上,仿佛是在做梦。又不像在做梦。不过有一个人站在他身边。

“小杜克!小杜克!”这声音说。这是一个水手——一个相当小的人物,小得好像一个海军学生,不过他并不是一个海军学生。“我特别代表柯苏尔来向你致敬——这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城市,一个活跃的、有汽船和邮车的城市。在过去,大家都说它很丑,不过现在这话却不对了。”

“我住在海边,”柯苏尔说。“我有一条公路和游乐的公园。我产生了一个诗人⑥,他是非常幽默的——就一般的诗人说来,这是少有的。有一次我很想送一条船出去,周游世界一番。不过我没有这样做,虽然我可以做得到。我的气味很香,因为在我的城门附近盛开着许多最美丽的玫瑰花。”

小杜克看着它;它在他眼中是红色的和绿色的。当这种种的色彩渐渐消逝了以后,附近清亮的海湾上就出现了一个长满树林的斜坡。上面有一座美丽的老教堂,它顶上有两个高高的尖塔。一股涌泉从山里流出来,发出潺潺的声音。一位年老的国王坐在近旁,他的长头发上戴着一顶金王冠。这就是“泉水旁的赫洛尔王”——也就是人们现在所谓的罗斯吉尔得镇⑦。丹麦所有的国王和王后,头上戴着金冠,都手挽着手,走到这座山上的那个古教堂里来。于是琴楼上的风琴奏起来了,泉水也发出潺潺的鸣声。杜克看到这些景象,也听到这些声音。

“请不要忘记这王国的各个省份!”国王赫洛尔说。

立刻一切东西就不见了。是的,它们又变成了什么呢?这真像翻了一页书似的。这儿现在有一个年老的农家妇人。“她是一个锄草的农妇。她来自苏洛⑧——这儿连市场上都长起草来了。她把灰布围裙披在头上和肩上。围裙是潮湿的,一定是下过雨了。

“是的,下过了一阵雨!”她说。她知道荷尔堡的剧本中的许多有趣的片断,也全知道关于瓦尔得马尔和亚卜萨龙⑨的事情。不过她忽然蹲下来,摇着头,好像要跳跃似的。“呱—呱!”她说。“天下雨了!天下雨了!苏洛是像坟墓一样地静寂!”她现在变成了一只青蛙——“呱—呱!”——不一会儿她又变成了一个老女人。

“一个人应该看天气穿衣服才对!”她说。“天下雨了!天下雨了!我住的这个城市像一个瓶子。你从瓶塞那儿进去,你还得从瓶口那儿出来!从前那里面装着些鲶鱼,现在这里面有一些红脸蛋的孩子。他们学到了许多学问——希伯莱文,希腊文——呱—呱!”

这很像青蛙的叫声,或者某人穿着一双大靴子在沼泽地上走过的声音;老是那么一个调子,既枯燥,又讨厌,讨厌得叫小杜克要酣睡了,而酣睡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11 19
上一篇: 伤心事 下一篇:墓里的孩子
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,请稍候。。。